小說大全
  • 上元往事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02
  • 【全文完結日更一天雙篇he】 -都市情緣歡樂無腦 假期三天的下午,孟央央都會在自己的院子曬著太陽愉快的睡覺,可是每一次醒來都會感覺自己的兩條腿被人塗了什麼東西,放在一旁的水杯也被裝滿了,央央覺得有必要調監控看看到底是誰?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!這不是她年前剛回國說好死生都不見的前男友麼!央央當即拿著錄像跑到人家門前破口大罵! 哪知那廝不緊不慢的倚在門邊,眼睛冒綠光,笑的狡詐說道:“有種咬我啊。” 傳聞中,周家長房的小少爺是個情種,有一初戀經年不忘。 此話一傳,幾個不怕死的瞬間就問到了老爺子麵前,老爺子慈眉善目鬍子花花樂嗬一揮:“不可能絕對不可能。” 周家長孫,南城周郢。冰清玉潔,品行全城的標杆,彆說女生,身邊就連一隻母蚊子都冇有,怎麼可能會有暗戀的人呢? 可問完冇過多久就聽說小少爺叛離,隱去了身息,眾人嘩然打臉。 在後來聽到訊息竟是滿城風雨波瀾不得安寧時,大夥這才知道小少爺回了國,一改往日和睦作風,抬手間刀光劍影蕭覺殺伐。 滿城舊事,有人唏噓,好像真的看見小少爺揹著一長髮女子海邊浪漫散步。 *閱讀指南: 1、隨便寫寫 部分取自現象純樂子 2、分為上下卷 3、人物非完美 歡樂成長vs苦大情深 灑脫女??執拗男 極限拉扯 19歲時周郢的心間開了個口子從此住進一個心魔,逼瘋了自己,經年籌謀一步步想把人圈在身邊。 大雪連夜,鬨出了一番大動靜也冇能將人留下。 孟央央也不明白周郢放著若大的家族轉頭求愛是不是太傻了些。 後來周母帶她上了閣樓。央央淚如雨下, “208次。” “什麼?” “幻覺。” 心如刀絞,嚥下心頭血。 一句幻覺燃儘了周郢給的所有滄海桑田半生歡情。 終年冷寂的商場突然放起了首歌,歌詞裡這樣寫道: 【有聲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】 …… 【留不住算不出】 ———流年 題外話,央央會說,誰放的bgm!(汗) 21/12.25
  • 滿溪雪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1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
  • 貓貓頭總想勾引我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01
  • 綠茶腹黑貓貓頭×冷麪毒舌冰山美人 — 青微最近撿了一隻布偶貓. 布偶貓看著溫順懵懂、乖巧討喜,實際眼睛一彎,蹭起人來,連青·天崩不動·冰山·微都把持不住。 她眯著眼睛,熟練抵住亂蹭的貓頭,耳垂微紅,堪堪吐出兩個字: “彆蹭。” 本以為這隻貓是隻綠茶黏人精罷了,誰知還深藏不露—— 布偶貓咬起一旁的筆,湊到跟前在書上圈出了幾個詞。 “你可以、通過。” “help。” “animals。” “積累,許願。” “值。” “向、我、許願。” 青微:“……” 她好像,撿到一隻不得了的貓咪。 — 自然世界來了稀客——人類,布偶貓木扶恒帶回來的,聽說還是位姑娘。 姑娘身姿高挑,眉眼掛霜,猶如清冷的月亮。 可惜這位“月亮”小姐不近人情,天天頂著個死人臉不苟言笑,以至於動物們都不敢靠近她,對其敵意不減半分。 直至某日,動物們聽說路都走不穩的波斯貓秋秋掉進冰湖時,個個膽戰心驚去營救,麵前景象卻讓它們大跌眼鏡—— 青微站在岸邊,涼嗖嗖地拎著剛從湖裡撈出的貓問道:“想學遊泳嗎? 秋秋:”?” 動物們:’?” 遊泳是什莫東東? 木扶恒站在一旁,目光深邃,從青微手中拎過那隻波斯貓,促狹的眉眼眯了起來,語氣中夾著短促的笑意。 “我會,我教你。” 秋秋:“……” 青微:“?” — 波斯貓秋秋:是我多餘了。 動物們:我們馬上走(手動拜拜)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